全面深化改革進行時
  本報銀川4月1日電 記者申東 僅僅因為是超生,就把這些人排除在戶籍管理之外,這種做法已在寧夏被叫停。寧夏賀蘭縣常信鄉南梁檯子村村民李金貴超生的5歲孩子成了第一批受益者,3月24日,常信鄉派出所給他的戶口本上新加了一名家庭成員,李金貴也將一面錦旗送給當地派出所。
  《法制日報》記者日前從寧夏公安廳瞭解到,自去年11月15日推出八項戶口登記管理便民新措以來,銀川市公安局已為近200名超過6歲或者無戶籍信息的“黑戶”孩子落戶,繳納社會撫養費不再成為超生兒童落戶的前置條件。
  在過去的4年裡,三女兒謝思源的戶口一直是從海原縣海城鎮移民到賀蘭縣常信鄉的謝福田一家的心事。按規定,4歲的女兒謝思源屬超生,必須持有計生部門8000元到1萬元的罰款憑證才能入戶。幾年間,謝福田多次到派出所等地聯繫入戶,然而8000元罰款相當於謝福田一家人一年的生活費用,對於這個剛剛脫貧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小思源落戶的事情被一拖再拖。
  當鄰居家的小孩子一個個都上了村裡的幼兒園,小思源只能在路邊牆角玩耍時,她開始問爸爸,為什麼自己不能上幼兒園。這讓謝福田有了新的壓力,這壓力來自女兒質疑的眼神,也來自他對孩子入戶的太多焦急與無奈。同樣的問題也困擾著南梁檯子村村民馬斌,他告訴記者:“沒有戶口,孩子到了上學年齡無法上學,也沒辦法辦理社會保險,享受不了新農村醫療合作保險,沒有戶口就等於沒有前途。”馬斌超生的孩子如今5歲了,因為沒有戶口孩子上幼兒園已經耽擱了,眼看又到了孩子上小學的年齡,沒有戶口成了馬斌的心病。
  長期以來,因地域和身份限制,賀蘭縣常信鄉、永寧縣閩寧鎮、金鳳區良田鎮等移民遷入區,因超生或無戶籍信息,一些孩子無法落戶。在公安部門的摸底下,銀川市有將近5000人因為是超生而游離於戶籍管理之外。沒有戶籍,意味著不能接受免費義務教育,不能參加各種社會保險,不能申請低保救助,不能申請廉租房,不能辦理婚姻登記,不能去銀行開戶,不能考駕照……給人口管理帶來不利影響,另一方面給治安管理帶來混亂,這部分人的違法犯罪不能查實準確的信息。
  面對群眾熱切期盼的強烈呼籲,去年11月,寧夏公安廳深化戶籍制度改革,出台了八項戶籍登記管理便民措施,不僅簡化了申報戶口材料,還規定嬰兒,包括超計劃生育、非婚生育的嬰兒出生後一個月內,都可向其父母戶口所在地公安派出所申報出生登記。超計劃生育的嬰兒申報戶口登記後,由公安派出所按規定將有關情況通報有關行政主管部門。銀川市公安局將戶口審批權限,由先經派出所、轄區公安分局,銀川市公安局三級審批,下放至轄區公安分局直接審批。
  寧夏入戶新政出台後,超生人員的戶口不再與計生部門繳納社會撫養費捆綁在一起,公安部門將超生人員的信息抄錄後,報送給計生部門一份,由計生部門對超生人員進行處罰。公安機關和計生部門的職權將更加明晰。
  (原標題:二百“黑戶”孩子落戶銀川)
創作者介紹

住家清潔

ld41ldyyb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